Queen of the desert

Werner Herzog 2015年拍的Queen of the desert原來劣評如潮,3600萬美元製作費,只收回約200萬美元。

不過電影讓我認識了Gertrude Bell這號人物,真是英帝國的奇人。

這是在航機上看的電影和電視,也算好運,總是遇上我覺得還不錯的電影,如Legend (2015, dr. Brian Helgeland)、Steve Jobs (2015, dr. Danny Boyle)、少年滋味 (2016, dr. 張經緯)等。

美國的書店

在三藩市時,終於一訪City Lights,真覺一所好的書店,就是整個城市的靈魂,尤其是那種會舉辦活動的獨立書店。遇上的除了有City Lights,還有Dog Eared Books、William Stout Architectural Books和Green Apple Books。

紐約最著名的St Mark’s Bookshop,在我到訪時,已在多年掙扎後結業了,龍頭書店Strand卻不是我那杯茶。最喜歡的是在Williamsburg的Spoonbill & Sugartown,和在SoHo的McNally Jackson。另外到過的一眾美術館內的書店、和其他獨立書店,如Bluestockings、Three Lives & Co、Book Culture、192 Books等,也只是平平。

Influences and concepts

張五常
陳冠中
sy
周保松
Nelson Lee
也斯
白雙全
Matthew Gandy
Erik and Maria
Trevor Paglen
Eyal Weizman
Owen Hatherley

===

Social science
香港
Power (power knowledge)
Justice (Normative justification)
Enchantment
Evolution
Space
Public sphere
Big history
Urbanism, the urban and cities
Urban nature (urbanization of nature)
Ideal and reality
Imaginations, creativity and art
Social practice

口味

近日時時在想global與local辯證的問題。在我讀本科之時,即十年多前,globalization作為流行詞,正是最被濫用的時候。近來我愈來愈多想,作為一個政治文化的過程,在這其中,「口味」是個關鍵的概念——口味也許未必譯得好,我心目中的是英語的’preference’,也許「選擇」會更合適。

近年強烈感受到的,是所有「口味」都在被拉進同一個網絡之中,從文化產物、到政治取態、審美、道德取態到食物等,人的選擇都漸被一張伸展至全球的網影響。不過它的結果,並非所有人的選擇都趨向統一,反而是將一些「選項社群」更超越地域地連結後來,構成一個個認同的群體。除了在單一事物上,人們會有相近的選擇,不同事物如何一籃子地因「口味」而拉扯在一起,也是一整個package。換句話說,降臨的未必是單一位,而是各種選擇的光譜變得清晰,同時讓口味差異的對立,可以變得更遙遠。(一想到這些,就覺得Pierre Bourdieu在上世紀60年代就作關於taste的研究,1979年就出版Distinction,真是厲害之至。)

在這張網伸張的過程中,那些’local’的口味如何變與不變,是我感興趣的問題。或者說,諸多所謂本土的選擇作出回應,就是那全球化過程一部份,而且也是充滿趣味的過程。我總是把一切感興的事物,都放在這自製的大框架中去想。如是者,我感興趣的問題好像包括:

一. 在global和local的層面,人面如何應對恐慌?(在此,如果「自然」作為恐慌和意外的對象,人們如何營造「防疫」的行動?)
二. 城市空間的生產過程中,有關喜好與選擇的排序為何、概念如何誕生與流通?
三. 面對「改變社會」、「改變城市」的願望時,有什麼行動被認為是有效的?創意與藝術在其中的角色是什麼?

===

在上述比較有系統的問號之外,我大致上對以下兩組問題感興趣,但又好像不得其門而入:
四. 用大歷史和演化的理論視角,去思考cultural-natural, socio-political的問題
五. 書寫香港:作為一個因為多重意外,而在全球歷史上變得有趣而重要的城市

.post-byline { display: none; }

‘Brownfield’ in Hong Kong

The status of brownfield sites (especially those within the New Territories) of Hong Kong is under intense focus in the past few days, the ‘peripheral’ public lands were understood to be illegally occupied time to time while their usages were subsequently made legal – thus huge profits were tacitly allowed to be made. It is suggested that the new occupants, together with other land owners, local political forces of the villages and Triads then collaborate to obstruct plans for land redevelopment backed by public interests.